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手术,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的费用,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多少钱

新闻 社区 房产 汽车 财经 旅游 健康 教育 美食 婚嫁 打折 营销
青岛天气 青岛挂号 违章查询  青岛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国际 > 正文

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手术,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的费用,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多少钱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 2017-12-14 04:41:04 字号: A- A+

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近视眼手术,

2013年8月3日,云南昭通举办互联网信息管理工作暨新闻发言人培训班,由语文出版社社长、教育部原新闻发言人王旭明授课。(视觉中国/图)

原标题:给官员讲课的门道

官员们“愿意听的是真话,是有真知灼见的东西,套话空话,不太受他们的欢迎”。

“面向官员的几乎所有培训对老师名气、头衔的要求都会很高。”专家学者、企业家、媒体人、先进模范人物都会成为给官员讲课的主体。

“可以批评外地的做法,不要轻易非议本地的人或事;可以讲已经下台且有政治、法律问题的领导的反面例子,不要对在任的领导干部轻易说三道四;可以评价已经终审的个案,不要对还未审结的案子横加指责。”

各级党委政府每年都有干部培训的计划和任务,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媒体人、企业家走上讲台,给官员们讲课。

官员们请谁讲、想听什么,以及这些“官员的老师”讲什么、怎么讲,成为了解当下中国的一个新切口。

1 给官员讲课的尺度

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经常被请去给各类官员讲课。

有一次他给一省委机关讲课,一名工作人员了解秦的风格后,担心尺度太大,会让领导觉得他办事上有问题,请秦注意一下。讲课时,秦前红一开始便把话挑明:“浪费大家时间讲一些无用的套话,是对大家智商的侮辱,况且我也是一名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一个中共党员。”

秦前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给官员上课时被提前打招呼的情况并不多见,“因为他认为你是一个专家,这里面有个心照不宣的默契,你也不会乱讲。”但是,有很多地方会希望先看到他讲课的课件或提纲。

这么做也是事出有因。之前,有官员因“老师”发表错误言论受到处分,也有官员因请了“不合适”的老师讲课,个人受到严重影响。

这些案例,让干部培训的组织者们更加谨慎。一位曾在培训机构任职的知情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作为培训机构来说,选人不会选太极端的。”

一位地级市委组织部官员透露,他们在选择老师讲课时会仔细了解老师的研究内容、以往讲课情况,并且会在讲课之前了解讲授内容,提前看讲课提纲。

上述官员透露,在尺度方面,当地的做法是要跟老师提前打招呼——对领导人要尊重、尽量不涉及政治、授课主题要正能量。除此之外,提前对老师本人进行了解也是必要的,侧面打听一下这个老师会不会讲涉及红线的东西,“有些老师,讲嗨了以后刹不住车”。

秦前红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放开讲,也是有分寸的,“可以批评外地的做法,不要轻易非议本地的人或事;可以讲已经下台且有政治、法律问题的领导的反面例子,不要对在任的领导干部轻易说三道四;可以评价已经终审的个案,不要对还未审结的案子横加指责。”

秦前红的经验是,“官员们愿意听的是真话,是有真知灼见的东西,套话空话,不太受他们的欢迎。”

2 专家学者讲得最多

一位曾经常受邀给官员讲课的学者认为,党政部门请学者专家讲课的做法由来已久,跟中央政治局请学者到中南海讲课的示范作用有关。

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制度的设立,始于2002年12月。据南方周末记者统计,从2002年12月26日至今,第十六、十七、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共举行集体学习116次,平均约45天一次,超过170位专家学者走进中南海,给中央领导授课。学习课程涵盖经济、政治、法律、文化、社会、国际问题、军事、党建等方面的重大问题。

上述学者还透露,在中央讲过课的学者,又纷纷受邀到全国各地方党政部门讲课,有些学者甚至获得机会直接进入党政或司法部门任要职,成为“学而优则仕”的现代样本。

早在1994年就进入中南海讲课、时年39岁的华东政法学院教授曹建明,后来出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2004年进入中南海讲课的同济大学校长万钢,后来出任科技部部长。

除了高层的示范作用,加强对官员的培训也是新要求。2015年10月中共中央印发的《干部教育培训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规定,县处级及以上党政领导干部,每5年要参加各类培训机构累计3个月或者550学时以上的培训。其他干部参加教育培训的时间,每年累计应不少于12天或者90学时。干部必须严格完成规定的教育培训任务。

什么样的人,会被请去给官员们讲课呢?

一位曾组织政府培训的相关从业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面向官员的几乎所有培训对老师名气、头衔的要求都会很高。”专家学者、企业家、媒体人、先进模范人物都会成为给官员讲课的主体。讲课的内容包括意识形态教育、学界研究新成果、各领域专业知识,也包括国学、心理学和仪容仪态等。

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曾经是教育部新闻发言人,如今他经常到地方为各级政府新闻发言人做培训。根据公开资料,2013年王旭明曾经到云南昭通,在当地新闻发言人培训班授课;第二年,他又在湖南2014年第二期新闻发言人培训班上亮相。

南方周末记者观察发现,专家学者去给官员们讲课的最多。曾担任过八年多县委书记的退休厅官李克军认为,邀请学者授课,能让官员们听到一些新思路,还能开阔他们的视野,但有时可能与基层实际不甚契合,“诸多复杂难题摆在基层干部面前,如果拿不出办法给干部支招,片面指责,会适得其反。”

经常给官员讲课的资深新媒体人陈永博,是一名基层官员。他认为,官员们不缺少知识,也不缺少实践经验,他们需要的是智慧,处理问题、应对危机的智慧,他们需要独家秘籍。

“比如说,要如何对待工作中重重困难的问题。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在与社会各界的协调沟通配合等方面就有很多的鸿沟,也可以有很多擦边球。你不能违法违纪,但是又有些事情还要做,那你怎么样处理这些特别复杂的问题、高手是怎么处理的,这些他需要了解。如果你整天就讲那个教科书上的东西,是不行的。”陈永博说。

一名曾组织培训的知情人在反馈中发现,一些官员们最大的困惑是,“如何既有所作为,又能规避职业风险”。

一名曾多次给官员讲课的学者介绍,党政系统的官员平常也会有机会听取诸如地方党校学者的讲课,他们对诸如北大这样的大学里的学者会有更高的期望,除了理论方面要更为深入之外,也会希望在展现更宽广知识视野的同时,突破某些教条枷锁,对他们的一些困惑给予更直率和有说服力的解答。

3 教学方法:开放式和灌输式并用

中山大学互联网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张志安,经常受邀给党委政府官员讲课。他把给官员讲课称作“念经”。

“新闻发布岗位人员更新快,过两三年就是一拨新人;你跟发言人讲了,他懂了,但是一把手的观念没有改变,具体工作开展就会受到限制,所以你还要给领导念经。”张志安说。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程萍曾经讲过一门课,题目是“工业文化遗产保护和合理利用”,讲课时她谈到,很多城市的工业文化遗产都很遗憾地拆掉了,去搞房地产开发了。

她的学员中有文化局长,也有分管文化的副市长,他们告诉程萍:“您的课讲得特别好,但是我们觉得这个课最好是给一把手,给我们市委书记讲。因为市委书记管规划。”

这个时候,程萍会告诉他们:“你要在自己的岗位上有所为,如果你有所为,创造出好的经验来,可能你讲话就有分量了。”

身居不同的岗位,听课的效果会有不同。站在不同的立场,对老师讲课内容的评价也会有不同。

“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的中央政策还未正式提出时,国家行政学院的司局长培训班里曾经展开过一场激烈的讨论。主讲老师把调研到的成果形成案例,拿到课堂上讨论,主题是如何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培育和发展社会组织。

“讨论非常热烈。由于学员来自不同的部委,职责不同,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也很不相同,几乎成了辩论,已经中午12点了,学员还在争论。”这堂课的主讲老师程萍教授说。

一部分参与培训的官员认为:政府服务已经做得很好了,也有能力把服务做好,为什么还要去培育社会组织呢,何况有的社会组织背景复杂。另一部分官员则认为这个问题很重要,有些事情就应该交给社会组织去做,转移政府职能,持这个观点的主要是民政、环保、食药监部门的官员。

这是一场发生在学生主体是厅级官员的课堂上的讨论。身居不同层级、部门的官员,对政策产生了不同的判断,而作为国家行政学院的老师,作用之一就是引导学员们理解政策,和中央保持一致。

程萍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国家行政学院的学员以省部、地厅两级政府官员为主,这些官员文化程度比较高,实践经验丰富,思维能力强,所以针对他们的教学方法不能是灌输式的,而是开放式的、互动式的,案例式教学和结构化研讨比较多。而到校外给基层官员讲课,以教授式为主。”

4 严查打着培训的幌子旅游

官员们的培训,有的是请老师到地方去授课,有的是组织官员们集体外出培训。官员们到外地培训,党校、行政学院、干部学院是主阵地,也可委托有资质的高等学校、科研院所、社会培训机构等承担培训任务。

加强官员培训是大势所趋,但是培训活动良莠不齐。一名在某社会培训机构工作、曾为政府部门组织过干部培训的知情人士透露,“八项规定出台后,很多单位都没法组织集体旅游了,有些单位就以外出培训的名义外出游玩。”他认为,不排除一些短期外出培训是披着培训外衣的旅游。

许多外出培训会由第三方来组织实施。上述知情人士解释:“单位自己组织外出学习,一般对培训所在地不熟悉,在哪订宾馆、在哪吃饭、在哪上课、邀请哪些老师,他们都两眼一抹黑,不如交给第三方来做,外出培训时也不用操心。”

各地纷纷加强对借培训之名外出旅游的行为管理。2013年以来,宁夏石嘴山市平罗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与平罗县林业和城市管理局某下属单位16名党员干部,先后10次前往大连、常州、南宁、昆明、深圳等地,培训后或以培训的名义变相旅游,并报销相关费用。2016年9月,平罗县纪委通报,对借培训名义外出旅游的16名党员干部立案调查。

为了刹住歪风,各地不仅严查打着培训的幌子趁机外出旅游的官员,对批准、组织的官员也严处。

湖北省阳新县委常委、县纪委书记陈罡在接受《中国纪检监察报》采访时建议,“未经批准,不擅自组织外出学习培训,获准的外出学习培训不擅自改变、增加考察点,决不能将学习培训费用向下属或其他单位转嫁,更不能借学习培训公款旅游、公款吃喝。同时,要强化外出学习培训的实效,凡外出考察学习,回单位后均要形成考察学习报告,让违规培训行为无机可乘,无空可钻。”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责任编辑:刘薇
-

相关阅读青岛新闻

我要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岛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